部分贓物裝在紅色塑料包里,藏在廚房櫥櫃下的縫隙內。  視頻截圖
  看月嫂離家遠,就把電動車借給她;家裡有好吃的,也不忘給月嫂留一份……沒把月嫂當外人的李女士,沒想到自己卻成了寓言中的“農夫”。
  文/片 本報記者 尉偉 實習生 周國星
  勤快的月嫂謝阿姨
  “這阿姨幹活挺利索,人也勤快。”2013年6月份,剛搬到歷山路附近的李女士雇了名月嫂,白天在家照看自己不到兩歲的兒子。12月底合同到期後,李女士特意又與月嫂謝某多續了三個月,還一次性交足了佣金。
  “其實,月嫂這個工作,她是第一次接觸。”解放路派出所民警周鑫介紹,謝某的兒子和老公也在濟南打工,一家人剛花十餘萬元在濟南買了一套幾十平米的小房子,還欠了七萬多元的外債。
  之前,謝某曾在濟南一家小市場賣箱包,後來市場拆遷,她應聘到一家家政公司,經過培訓變身月嫂,“李女士是她的第一位雇主”。
  熱心的雇主李女士
  謝某的任勞任怨讓李女士提前與其續約,而李女士也沒有把謝某當外人。
  “李女士家裡有什麼好吃的,總忘不了多給謝某留一份,讓她帶回家去;而聽說月嫂家離自己這兒比較遠,又把電動車借給了她。”對此,謝某的丈夫也向解放路派出所民警證實:有時回家聽妻子聊起工作,感覺妻子幹得挺順心,李女士一家待她真不錯。
  2013年9月份的一天,謝某還塞給丈夫一部手機。
  “她對丈夫說,這是主家不用了送給她的。”民警告訴記者。後來,直到民警在家中現身,謝某的丈夫才知道妻子偷了主家的東西,其中就包括自己用的那部手機。
  裝監控讓“蛇”現身
  2014年1月6日晚,李女士在家收拾東西時,發現家中的金項鏈、戒指、手錶、手機甚至毛衣等多件物品丟失。
  “小到外國硬幣,大到數碼相機。”李女士家門窗完好,無撬盜痕跡,白天只有不到兩歲的兒子、月嫂以及孩子的姥姥在家,解放路派出所民警分析可能有內鬼,並支招李女士在家偷偷安個監控。
  幾天后,李女士再度報警。監控顯示:一天下午,月嫂謝某在掏孩子姥姥的外套,“幫老人收拾無可厚非,但是視頻中的她卻翻得很仔細。”
  麻痹大意的“農夫”
  為免打草驚蛇,民警騎摩托車、電動車尾隨七八公里後,跟著下班的謝某回到南辛莊附近的家。
  “一進屋,衣架上掛著李女士丟失的那件毛衣。”接著,民警在她家床鋪下找到李女士報失的數碼相機。“金項鏈、戒指等被她裝在紅色塑料包里,藏在櫥櫃下的縫隙內。”民警說,對此,謝某的家人一無所知。
  謝某供述:自己家生活拮据,而李女士家比較寬裕,“那些東西,他們平時不在意,拿走也不會察覺”。
  從2013年8月份開始,謝某如同螞蟻搬家一般,多次伸賊手,將李女士家的財物一點點裝進了自己的衣兜,案值達一萬多元。
  目前,涉嫌盜竊的謝某已被歷下警方刑拘。
  面對面
  從被雇主信任到藉此行竊,月嫂謝某經歷了怎樣的心路歷程?日前,記者跟隨辦案民警見到了涉嫌盜竊的她。
  記者:你第一次伸手是什麼時候,偷的什麼東西?
  謝某:2013年8月份,一部數碼相機。
  記者:怎麼想起來要偷的。
  謝某:沒怎麼特意想。就是平時孩子挺淘氣,經常翻家裡的抽屜,像相機、手機、手錶或者紀念幣啥的,當玩具玩。而這些東西,我感覺人家不當東西,可我拿回去還能用。
  記者:後來呢?
  謝某:第一次偷了相機後,過了一段時間,我看主家沒反應,估計他們沒發現,膽子也大了起來。
  記者:你都選擇什麼時候下手?
  謝某:打掃衛生或是收拾孩子翻出的東西時,孩子、姥姥都不在身旁或是休息時。
  記者:聽說你剛買了房子,欠了不少外債?盜竊是不是與此有關?
  謝某:買房子的錢都是找親戚湊的,欠了七萬多。雖然省吃儉用積攢了兩萬多元,但還有很大的一塊兒缺口。年底有一部分錢該還了,壓力比較大。
  記者:李女士一家待你不錯,你為什麼還要這樣?
  謝某(沉默了一會兒後,雙手捂臉):一時糊塗吧,所以我現在很後悔,對不起人家,希望他們能原諒。
  記者:有沒有想過,以後人家發現了咋辦?
  謝某:從來沒想過,春節前我也打算不幹了,一走了之。
  記者:你給丈夫、兒子的手機、手錶,為什麼說是主家或是親戚送的?
  謝某:他們要是知道是偷的,肯定會讓我送回去,更別說用了。
  記者:對於其他雇有保姆或月嫂的家庭,你有什麼建議?    謝某:貴重的物品不要隨意擺放,最好放在有鎖的櫥子里保管,避免放在那些容易被外人接觸到的地方。
 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歌舞青春

ty79typn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